当前位置:生娃网 »爱心代孕 » 正文

童书限令到底是好还好坏?

  这两天在童书出版界以及关心童书的圈子里,流传最多的,就是有关“童书限令”的讨论。

  自然,对于限令,无论谁一眼看上去,都会觉得愤懑,尤其是在文化和出版领域。我很理解。

  那么,当我们冷静之后,是不是可以理性地进行思考,来梳理一下我们的童书出版的现状,到底有没有问题,是什么问题,怎样解决问题呢?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第一,外国童书在中国出版的太少还是太多,品质是太好还是太差?

  众所周知,由于市场的巨大需求,在出版业整体下滑的情况之下,童书出版逆势而起,光去年就有超过4万种儿童图书出版,增加了14%的销售金额,有报告显示,儿童图书还超过社科类,成为去年占中国图书市场份额最大的品种。

  不夸张地说,早期的儿童图书出版市场上,一套童书真的有可能养活一家出版社。

  所以,儿童读物不仅是中国出版市场的宠儿,称为救世主也不为过。

  于是,当出版界发现儿童读物这个金矿的时候,几乎是一拥而上地争相成立了童书部门。

  你可以看见全国500多家出版社几乎每家都在出绘本出童书,哪怕这家出版社是以前毫无童书出版经验农业社、工业社甚至水利社。当然,更不用提大大小小近千家的民营出版公司了。

  而童书出版的巨大市场份额,由于中国原创读物的缺失,绝大部分是由外国童书贡献的。所以,他们出版童书的方式,也很简单,就是:买版权。

  从版权代理公司买,去国外书展上买,看着各大童书榜单买,寻找国外出版社包圆儿了买……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五年过去了,十年过去了……

  不可否认,刚开始,这些品质好的经典之作,的确是充实了我们儿童阅读的空白。让我们的孩子,可以通过这么好的作品,打开了一扇又一扇的世界之窗。

  这是中国儿童图书的“大跃进”时代。

  2014年的上海童书展上,来自美国的Children’s Books
USA的总监维多利亚说:“在童书展现场可以感受到中国的童书市场有多火爆!我们代表美国100多个独立出版人来参展,签下了80000册的订单,太令人振奋了!”

  童书版权交易之火热,由此可见一斑。

  但是,世界各地的童书创作,并不会因为中国市场的巨大需求而批量生产。尤其是那些早已经成为经典的作品,数来数去,也就是那些。

  中国对童书的需求太大,以至于国外的作者都不够用了。

  所以,当已有的优质的童书被大大小小的中国出版机构买的差不多的时候。

  他们就开始从凯迪克奖、安徒生奖、格林威奖、博洛利亚插画奖、转战到白乌鸦奖、父母选择奖,出版人周刊、美国教育部推荐、纽约时报周刊榜……一直到任何地区、群体、机构所颁出的任何奖项。

  他们也从传统的绘本输出国,如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转战到捷克波兰匈牙利阿根廷巴西俄罗斯。还从从绘本大师、著名作者,转战到很多作者的处女作品……

  版权的价格,由于中国出版机构之间的竞争,甚至是恶意的竞争,价格真的是水涨船高,太高了,而高品质的童书呢,也真的是越来越少了,少的稀有了。

  有些出版机构,会一口气就买就五、六百个,几十个编辑要做4、5年才能陆续出版完,这还算理性的。

  更有大量的非理性购买行为,盲目的,跟抢房子一样地抢版权。买版权的人根本还没看太懂内容,就靠这画面瞎蒙。

  还有更加恶劣的,就是出版社明明已经觉得品质不好,但迫于实在是怕“巧妇要做无米之炊”,于是,就闭着眼睛,降低标准,硬生生地充当冤大头买了下来。

  这些在中国出版量堪称恐怖的外国童书都比中国原创水平高吗?这些外国童书都很值得出版吗?我看到的情况却不是这样。跟童书妈妈紧密联系的出版社有100多家,我每个月会收到新出版的绘本几百种,当然以外国绘本为主。

  坦率说,最近两年,我的工作就最欣喜的,就是看到高品质的绘本,无论是国外的还是国内的,每当打开这些包裹,我们工作室里就会是欢声笑语。当然,我们最为郁闷的,就是在很多的低劣的绘本中翻!垃!圾!——我们真的为大好的出版资源,浪费在这些内容上唏嘘不已。

  在我的工作中,我就接触到某东亚国家极其盛产批量创作的绘本,明明是品质粗糙低劣的集体创作的培训班教材。不知怎么地,就被包装成一套几十本、甚至几百本的巨著,堂而皇之地推销给中国的读者。

  我把这些画面艳丽但低品质过剩的,翻译成中文你完全傻了眼的童书,叫做“华美的垃圾”。我遇到投契的出版社通常会忍不住提醒他们别买这些华美垃圾。

  所以,外国童书在中国的出版,由于短时间内过度地开发,我的判断,已经到了充斥着低劣产品的现象了。那么,这个问题到底该怎样解决,我也不知道,咱们先接着聊。

  第二,我们的孩子要看多少外国童书,要看多少中国童书,什么样的比例,怎样挑选呢?

  就在昨天晚上,我在朋友圈里看到了文化机构时差发布的“做書者说”一段话,录在下面:

  去年,本土作者在异国创作出版的绘本《独生小孩》破天荒地拿了《纽约时报》绘本奖,这件事就像郝姑娘的《北京折叠》一样,一时间成为国内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头条新闻,然后不出所料地被“反引进”国内。

  今年,我们又看到更有趣的现象,又一位中国作者在异国创作的绘本《在他乡》被“反引进”,这本被评为挪威“最美的书”的绘本,曾被挪威文化部挑选为“最能代表挪威文化的书”而被推向世界各地。看到这些新闻,我不禁感慨,这些被外媒盛赞甚至选为本国文化传播代表的绘本,如果最先在国内投稿,真的能获得出版机会吗?

  中国的年轻绘本作者更关注自身与当下国内社会的关系,正是吸引国际关注的视角;视觉语言也由于没有阅读门槛更容易与国际接轨,为何国内的绘本市场无法有意识地培养年轻自由的作者,出版他们的作品,吸引更多读者甚至海外读者的关注呢?

  对童书关注的读者,应该会比较敏感地觉察出我收录以上文字的含义。

  是的,大家如果留意,会记得童书妈妈在2013年创建的那天起,都会给所有的订阅者留言一段话,我也一个字不改地收录在这里:

  我有一个梦想,“有生之年出几套可以跟外国童书媲美的原创童书”——这个梦想,每一位订阅童书妈妈的朋友,在欢迎词上都应该看到过;

  这不是一条好走的路,大家都知道,我也不再多说;

  我不想让我们的孩子,只读外国人给外国孩子创作的作品;

  我想,让全世界最好的作家、画家,为中国的孩子量身定做最好的作品;

  我想,中国原创的作品,也能够出现在法兰克福、博洛尼亚,让全世界的小朋友追捧、喜爱、阅读……

  所以,我的观点,认为中国的孩子当然应该,也有权利看到全世界最高品质的,代表着各种文化的童书。同时,我们的孩子更有权利阅读具有中国文化基因,提供文化身份归属感的童书作品。

  一直以来,童书妈妈都会收到海外的华人家长的诉求,他们非常渴望给在国外生活成长的孩子,看到能够反映中国文化,中国生活的高品质绘本。

  前几天,我们收到了一段留言,一位妈妈说,“经过了几个月的等待,终于收到了来自中国的沉甸甸的几大包书。虽然运费不菲,时间很长,但是打开的时候,看到那么精美的中国绘本,感觉这一切都值了”。

  我想说,这也是童书妈妈感到最幸福的时刻。

  我不希望我们的孩子们一提中国作品就是论语诗经唐诗宋词到了民国教材就以下全无——他们需要反映周遭世界的、反映当下时代的童书,只为他们创作的童书——比如每年只能过春节回来陪伴孩子三天的那个名字叫《团圆》的故事,又比如那个留存三十年一代人的记忆的《独生小孩》——这些作品对我们心灵的扣动,让我们眼睛反复潮湿,他们对于我们的意义,跟外国童书大有不同。

  那么,如何在保证到我们的孩子,既能够看到足够多的国外童书的同时,也看到更多的高品质的中国绘本呢?我想,这也同样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值得我们深深地思考,继续地努力。

  第三,外国童书的大量引进,会不会影响中国原创童书的发展?

  从教育的角度,我一贯支持的是高品质的好书,不管是引进的,还是原创的。

  所以,我觉得,我们有必要为各位家长阻挡精神垃圾,无论是来自外国的,还是来自中国的。

  从出版社短期利益的角度来看,出版外国童书的确赚钱又多又快又容易。

  外国童书已经在外国创作完成,已经经历了一段时间市场考验,出版风险较小;出版外国童书周期短,不用花时间等原创作者一张一张画,一张一张改;而且,家长读者还更认国外绘本,市场教育费的口舌少得多。

  这是很多人都可以看得到的。

  那么,还有一层,则是出版社长期利益的角度,到底做引进,还是原创呢?

  三年前,我有一个朋友来找我,非常激动地告诉我,世界上最大的那个动画公司,愿意授权旗下的所有动画形象给他做APP——免费的。

  我听了,并不为他高兴,而是长长叹了口气。

  这位朋友信奉“技术和艺术的完美结合”,他对前沿制作技术的掌握,他对艺术品味的把握,在我看来,即便放在世界范围,也是一流的。我说:请不要做这件事情,因为你的精力和时间是有限的,你做得了某动画公司的产品,就没有时间做你自己想做的APP。

  你千辛万苦做的产品,版权却在别人手里,人家想收授权费就收授权费,想涨价就涨价,想取消你的授权就取消——这样的故事,在出版界简直是比比皆是,甚至因为抬高费用,抢走版权而闹得势不两立,永为仇敌。

  花同样的精力和时间,做自己的作品,你的收益一点也不会少,而且你完成了你的才华赋予你的使命。

  我的话打动了朋友,他改变了决定,花三年时间做了个原创作品,如今已经积累了数百万用户了。作品本身的版权收益是他的,衍生品权利是他的,电影电视游戏改编权电子版权纸质书版权全部都是他的——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大IP嘛。

  具体到童书出版上,出版社有才华的编辑是有限的,图书推广的经费是有限的,如果把编辑和推广经费都用到了外国童书上,必然会减少对原创童书的哺育。

  那么,做原创难不难,的确难,我再录下2015年5月,发布在童书妈妈的一段话,那一天,是熊亮的《二十四节气》西班牙语版新书发布的日子:

  这一天,距离《时差绘本联合国》新书在北京798的发布,2013年11月2日,已经过去了近两年;距离时差与熊亮开始接触、约稿,2012年3月,已经过去了三年多;距离Meridian时差成立,一群来自世界各地的“疯子”开启全球绘本创作项目,2010年的3月,已经过去了五年多。

  在此,我不想说,当我们一边感慨,“为什么没有中国自己的原创绘本”的时候,我们却视很多耕耘在创作第一线的作家、画家如无物;当我们一再呼吁中华文化的软实力的时候,我们同样对完全靠实力卖出主流西方国家版权的图书完全忽视……

  我更表达的,是我很庆幸地看到,和熊亮一样的众多默默创作的作者。他们其实早已宠辱不惊,一直都按照自己的信念,在踏踏实实地做着一步步的努力,过着自己充实而幸福的生活,影响着每一个有梦想的人。

  所以,我也很为难,对于出版机构,引进版权和出版原创之间,该如何协调,才是最佳的状态呢?才能够让我们的孩子,看到好的作品呢?

  综上所述,当我听闻童书限令的时候,心里挺矛盾的。其一,我不想一味地去批评此举到底是好还是坏;其二,我更想借此机会,把中国童书出版的这十年间所发生的真实情况,给大家做一个坦诚的汇报。

  最后,你认为童书应该是怎样发展,合适的做法有什么呢?我在后台等你的想法。

  附:对于听说要限制外国童书于是急急忙忙囤货的家长,我得说一句,实在没有必要。我们专门咨询了十几家出版社,综合后的情况,是目前对外国童书出版的限制仅针对未出版的图书,就是说已经在中国出版的童书,仍然会继续出版,自然也买得到。他们说,目前限制外国童书出版的方法主要减缓书号的发放,以前审批快的两个星期就下来了,现在则需要两个月左右。特此告知。